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源缘悟圆

祈愿佛光普照,拯救一切众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《红楼梦》“好了歌”与莲池大师的“七笔勾”  

2009-02-06 11:00:36|  分类: 感悟在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红楼梦》“好了歌”与莲池大师的“七笔勾”

 

《红楼梦》的《好了歌》是许多人熟悉的,全文如下:

 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

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!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金银忘不了!

终朝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娇妻忘不了!

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!

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?

这首《好了歌》出现在《红楼梦》第一回中。甄士隐家业破败后,夫妻俩到乡下田庄里生活。又赶上“水旱不收,鼠盗蜂起”,不得安身,只好变卖了田产,投奔到岳父家。其岳父又是个贪财的人,把他仅剩的一点银子也半哄半赚地弄到自己手里。甄士隐“急忿怨痛”、“贫病交攻”,走投无路了。一天,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,突然见一个“疯癫落脱、麻履鹑衣”的跛足道人走过来,叨念出这首《好了歌》。

士隐听了,便迎上来道:“你满口说些什么?只听见些‘好’‘了’‘好’‘了’”。那道人笑道:“你若果听见‘好’‘了’二字,还算你明白。可知世上万般,好便是了,了便是好。若不了,便不好,若要好,须是了。我这歌儿,便名《好了歌》”士隐本是有宿慧的,一闻此言,心中早已彻悟。因笑道:“且住!待我将你这《好了歌》解注出来何如?”道人笑道:“你解,你解。”士隐乃说道:

 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,【甲戌侧批:宁、荣未有之先。】

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。【甲戌侧批:宁、荣既败之后。】

蛛丝儿结满雕梁,【甲戌侧批:潇湘馆、紫芸轩等处。】

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。【甲戌侧批:雨村等一干新荣暴发之家。甲戌眉批:先说场面,忽新忽败,忽丽忽朽,已见得反覆不了。】

说什么脂正浓,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【甲戌侧批:宝钗、湘云一干人。】

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,【甲戌侧批:黛玉、晴雯一干人。】

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。【甲戌眉批:一段妻妾迎新送死,倏恩倏爱,倏痛倏悲,缠绵不了。】

金满箱,银满箱,【甲戌侧批:熙凤一干人。】

展眼乞丐人皆谤。【甲戌侧批:甄玉、贾玉一干人。】

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【甲戌眉批:一段石火光阴,悲喜不了。风露草霜,富贵嗜欲,贪婪不了。】

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【甲戌侧批:言父母死后之日。】作强梁。【甲戌侧批:柳湘莲一干人。】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【甲戌眉批:一段儿女死后无凭,生前空为筹划计算,痴心不了。】

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杠,【甲戌侧批:贾赦、雨村一干人。】

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。【甲戌侧批:贾兰、贾菌一干人。甲戌眉批:一段功名升黜无时,强夺苦争,喜惧不了。】

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【甲戌侧批:总收。甲戌眉批:总收古今亿兆痴人,共历幻场,此幻事扰扰纷纷,无日可了。】

反认他乡是故乡。【甲戌侧批:太虚幻境青埂峰一并结住。】

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【甲戌侧批:语虽旧句,用于此妥极是极。苟能如此,便能了得。甲戌眉批:此等歌谣原不宜太雅,恐其不能通俗,故只此便妙极。其说得痛切处,又非一味俗语可到。蒙双行夹批:谁不解得世事如此,有龙象力者方能放得下。】

展眼乞丐人皆谤。【甲戌侧批:甄玉、贾玉一干人。】

难道甄宝玉也是乞丐不成???

 

这篇《好了歌》与《好了歌》解注由于处处作鲜明、形象的对比,忽阴忽晴,骤热骤冷,时笑时骂,有歌有哭,加上通俗流畅,迭富有致,就使它具有强烈的感染力,千百年来,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。

其实,在《红楼梦》作者曹雪芹先生写出这篇《好了歌》与《好了歌》解注之前的明朝年间,佛门高僧莲池大师就写作了一首脍炙人口的“七笔勾”,全文如下:

恩重山丘①,

五鼎三牲未足酬②。

亲得离尘垢③,

子道方成就④!

出世大因由⑤,

凡情怎剖⑥。

孝子贤孙,

好向真空究⑦。

因此把五色封章一笔勾⑧。

[]①丘:土山,比喻父母恩重如山。②鼎是三足两耳的盛器,亦作烹饪用,五鼎三牲,指用丰富的饮食孝敬父母。酬:报答。③尘垢即烦恼,意谓使父母得离生死烦恼,则为子之道方算圆满完成。④音叉、或差,感叹词,多用于曲调中。⑥超尘出世的大事因缘,也就是报答罔极亲恩的无上福德因缘。⑥凡夫的浅知陋识怎能剖析这真实义谛。⑦有心孝顺父母的贤孝子孙。应该好好研究博大精深的佛教,悟一真法界,证真空妙理,圆满菩提,归无所得。一子得道,九祖超升,佛祖得果后,超拔父母,具有经典记载。⑧求得富贵,显亲扬名,荣宗耀祖,都是眼前幻景。毕竟没有一法可得,因此一笔勾销。

[]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,十月怀胎,三年乳哺,推干就湿,咽苦吐甘。恩比山高,德如海深,不是能用五只鼎器烹牛猪羊三牲之血祀,能报答于万一的。若想报答父母之恩,惟有皈依三宝,上求佛道,下化众生,则不仅一生父母,得蒙拔济,生生父母,尽得超升。这样孝子之道,就圆满了。唉!想报父母恩,须向出世法之大事因缘中求。但凡夫之情见,怎样理解得了呢?孝子贤孙们,只有明白世间法都是无常的,如幻如化,从而向无为真空的解脱境界中去参究,才能放得下。不要追求什么“金榜题名、光宗耀祖” 。所以把五色封章从思想上勾销。

凤侣鸾俦①,

恩爱牵缠何日休②?

活鬼乔相守⑧,

缘尽还分手④!

为你俩绸缪⑤,

披枷带扭⑧,

觑破冤家,

各自寻门走。

因此把鱼水夫妻一笔勾⑦。

[]:①凤和鸾同类,神话中神鸟。俦;伴侣。比喻如鸾凤一样亲密无间的伴侣。②难分难舍的恩爱牵缠着,什么时候才能罢休?③像活鬼一样乔装假相,互相欺骗,迷恋不悟。④因缘尽时,各自分离。就如旅行时遇到的朋友。虽然互相仰慕,但毕竟要分离。人生在世,也如客人住旅店,夫妻如旅店中遇到的朋友,旅店不是长久之家,路上所遇到的朋友也是要分离的。⑧绸缪:缠绵的意思。恩爱难舍,互相牵挂。⑥枷、扭;古代刑具,披枷带锁,比喻被恩爱牵缠,不得解脱。⑦觑:音区。觑破,看破。今日夫妻,往往是前世冤家。古德云;“夫妻好似同林鸟,大限来时各自飞。”何况每日同居,勾心斗角。同床异梦,互相疑忌者,计较争论者,纷纷扰扰,各怀异己之心,何待缘尽。因此把鱼水夫妻一笔勾。

[]:恩爱夫妻,同心异形,朝夕相处,都想白头到老,但往往不能如愿,虽然相互牵缠挂碍,无休无止。但世事无常,转瞬即逝,因缘尽时,还得分手。所谓“万般将不去,唯有业随身”。金钱万贯,不能带走分文;子孙满堂,谁也不能代死。只有生前的所作所为善恶之业,如影随形的决定着自己的去向。善者升,恶者堕,因此便有天堂地狱。欲念轻的升天堂,欲念重的生人道:欲念无休止的,堕畜生道;欲念全无的,出离三界,成阿罗汉;兼行大慈大悲的,菩萨法界;万德圆满,佛法界;嗔恨心重的,成阿修罗;邪见深重,是地狱种子。吾人平时心念,即十法界受生因缘,不可不慎!人身难得今已得,佛法难闻今已闻,不向出世法中求解脱,万劫沉沦无已时。唉,一失人身,万劫难复,值得深省!要知恩爱乃生死之根本,恩与怨同根,互相转化。恩是怨的开始,怨是恩的结局。今日恩爱,安知不是昔日冤家?眼前对头,焉知不是过去夫妻。俗眼谁知,只见情爱绸缪,以慧眼观之,实在可悯可怜!披枷带扭,所为何事!明智之士,应具慧眼,尽早看破,跳出情网。快刀斩乱麻,永不受缠缚。人从淫欲而生,故淫根难断,生死难了。为佛弟子,应时加警策,克制防范,如临大敌,如临深渊,其对治之法,离不开教中经典所说,其要有三:()悟佛知见。即明了即心即佛,人人本具,个个现成。但伏见思惑,任运无为,才能明白佛性,所谓“无念境界,唯证方应。”绵绵密密,心无间杂,自然断惑证真,破无明显实相。()知自心是佛,虽末见性,但念起即觉,觉之即无,也不管善念恶念,尽皆放舍,随它去。如古德云:“休歇即是菩提。”如寒灰死火,古井不波。如禅宗参话头,净土宗都摄六根、净念相继。妄心的对治方法,水清月现,心净佛现。()修不净观、九想观、白骨观等,皆是对治欲念的方法。不净观,即观此身,皮肉筋骨,五藏六腑,各盛污浊之物,犹如皮囊,内装腥臭。白骨观,观头是骷髅,胸骨及四肢骨,逐一观之,观心纯熟,淫念自轻,若平日不修对治,遇境逢缘,即为境所转。以上三法时时觉照,绵绵用功,常使正智现前,妄情脱落,习气净时,自然本地风光,尽大地无非如来法身,扬眉瞬目,皆是法事,岂不快哉!

身似疮疣①,

莫为儿孙作远忧②。

忆昔燕山窦⑧,

今日还存否?!

毕竟有时休,

总归无后④。

谁识当人,

万古常如旧⑤。

因此把桂子兰孙一笔勾⑥。

[]:①疮:疮毒。疣:赘瘤。说我们这个幻身,如疮毒赘瘤,使自己受苦,即“身是罪薮” 、“身是苦本”之意。②不要为儿孙作马牛。②从前燕山人(今河北省)窦禹钧费尽心机,教成五子,名扬天下,今日什么也不存在!如水中泡沫,虚幻影子,刹那即灭。④世间万事万物,皆是无常,须臾变化,没有可恋。早期自度,休得自误。⑤要觉悟甜,我们人人本具的真如本性,却是永恒常存,永不生灭,何不求证此真常净妙本地风光,而常妄情于后代贤达之痴情乎?⑥把希望子孙成龙成风的痴妄情想一笔勾。

[] 人的身体是四大和合的假相,看外表相貌堂皇,察其内脓血腥秽,生老病死苦,人人难免。遍身疮疣浸袭,有如浮囊度海,朝不保夕,哪能把这个宝贵的时光花在为子孙显贵的浮名上呢?就拿窦燕山来说,虽然教成五子,名播海内。现在看起来,还不是舞台上的一场假戏,戏散后,空无所有。生死路险。无常迅速,世间一切皆不常久的。生命有限,得罢休时且罢休。再如,你虽为儿孙着想,但后辈能体谅你的艰辛创业,继承你的志愿吗?所以说积财似遗子孙,子孙未必能守:积书以遗子孙,子孙未必能读;惟有积阴德于冥冥之中,而子孙自食其报。孔子赞周易谓: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。因果之理不可不知。

独占鳌头,

漫说男儿得意秋①。

金印悬如斗,

声势非常久②!

多少枉驰求,

童颜皓首⑧。

梦觉黄粱,

一笑无何有④。

因此把富贵功名一笔勾⑤。

[]:①独占鳌鱼头,比喻中状元,这是男儿最得意的时候了吧。②佩挂金印如斗,可以煊赫一时,但转瞬即逝,可怜不常不久。③唉!多少人白白花了许多功夫,昔日童颜,转眼白了少年头。真是枉驰求,空悲切!④到头来,黄粱梦醒,俱是过眼烟云;眼光落地,一双空手见阎罗。⑤奉劝君,百年浑是戏文场;顷刻一声锣鼓歇,不知何处是家乡。何不早回头,把富贵功名一笔勾,做个清凉汉,撒手往西方,位居不退,快乐无疆。

[]:寒窗十年,磨穿铁砚,一旦得中了状元,好不荣耀,但时光如驶,片刻也不能停留,虽拥有斗大的金印,这声名威势是不能长久的。世上有多少人,枉自向外奔驰,求名求利,今日童颜,转瞬间就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了,真如一场黄粱大梦,相传吕洞宾学成赶考,路过邯郸,住宿旅店,遇汉钟离授他一枕头,忽然倦卧入梦。梦见少年登第,出将入相,贵显无比。后来打了败仗,贬官杀头,一梦惊醒,锅里的黄粱饭尚未煮熟。由此息了功名心,而去学仙。功名富贵,过眼烟云,切不要迷惑在这幻梦中。要知道享福必然造罪;招致后苦,称为三世怨,生生相报,无有了期。

富比王侯,

你道欢时我道愁①。

求者多生受,

得者忧倾覆②。!

淡饭胜珍馐③,

衲衣如绣④.

天地吾庐,

大厦何须构⑤。

因此把家舍田园一笔勾。

[]:①家宅田产,富比王侯,虽然是欢喜事,僧家看来却是无尽忧愁。②有了钱,虽然是享受自在,可是又怕盗抢,又怕火烧,连自己妻子儿女也不相信,日夜忧愁着害怕损失,所以佛说,钱是毒蛇,饱暖思淫欲,它能驱使人广造恶业。③唉,粗茶淡饭,只要能吃饱肚皮,心中无求,快乐自在,胜过那美味珍馐。④百衲宝衣,只要遮蔽身体,抵御寒冷,胸怀淡泊,安贫守道,比那身穿锦锈莽袍的帝王还要自在。所以康熙皇帝说:“惟有袈裟披最难”。⑤随所住处恒安乐,尽天地间,无非我安居茅庐,而且不须要劳心营造。因此把劳劳碌碌广置田宅的思想笔勾。

[]:钱多了,是很喜欢的吧,但我看财多并非是福,却因此而忧愁,多尘烦恼,无有片刻安宁。有钱人千方百计想赚钱,绞尽脑汁又怕营业失利,思前虑后,忧心忡忡,坐卧不安。财多累已,变成金钱的奴隶。那能比受用自在、无忧无虑的道人生活呢?前人有诗说:“青菜豆腐着盐炒,粗茶淡饭一腹饱,日餐三顿能足腹,安乐自在无烦恼,身穿百衲无价宝,莽袍锦锈多烦恼,天地即我结茅处,何必营谋家园好。若信山僧闲言语,管取快乐直到老”。

学海长流,

文阵光茫射斗牛①。

百艺丛中走,

斗酒诗千首②!

锦绣满胸头,何须夸口。

生死跟前,

半字难相救③。

因此把盖世文章一笔勾。

[]:①学识渊博深如海,文章光芒万丈,②多才多艺,斗酒千篇,③纵使满腹文章,但又有什么值得夸口的呢?生死到来,一点也不能相救。是修心了生死好?还是文章盖世好?凭君选择吧!

[];才学渊博,笔思敏捷,倚马成文,倾泻如流,琴棋书画,件件皆精,才华盖世,因此放浪无羁,纵酒贪花,目中无人,不可一世。慧眼冷观,有什么值得夸耀?要知道生死面前,人人平等,不因为你文章写得好,可以留在世上。所以生死到来,毫无用处,只能说你白白虚度年华,锦心绣口,能救卿卿性命否?佛法无边,苦海慈航,广则举手低头,童子游戏,聚沙成塔,皆种菩提种子,究竟佛果;深则悟佛密因,与佛祖一鼻孔出气,一言一行,皆秉佛旨,了义正印,普利有情,弥陀愿深,四众同登慈航;观音悲切,三途悉获解脱,知而不信,诸佛奈何?信而不行,等于未信,行而不切,自怠磋跎!普劝大众,生死路险,无常迅速,时已末法,休再贻误!努力今生须了却,莫教累世受余殃!

夏赏春游,

歌舞场中乐事稠①,

烟雨迷花柳,

棋酒娱亲友②,!

眼底逞风流,

苦归身后,

可惜光阴,

(+)(+)空回首③,

因此把风月情怀一笔勾。

 []:①夏观赏,春旅游。歌舞场中游兴正浓。稠:(音愁)。浓密的意思。②倚翠偎红,寻花问柳,迷恋多少浪荡子,酒席会上书画琴棋,亲朋欢聚,逍遥终岁。③可谁知风流一时,痛苦百世,苦归身后。白白浪费了宝贵光阴,可知欠下多少风流帐;老来忏悔,惜己晚矣!因此应即早回头,收拾荡心,洗心涤虑,莫再风月情怀逞风流。(+)(+)空回首:梵语,(音么啦),羞愧之意。

莲池大师(1535-1615)为明代高僧,讳志宏,字佛慧,别号莲池,浙江杭州人。俗姓沈,出身世家,年少有才名。除夕饮宴,玉杯落地,因悟一切无常,产生厌离,作七笔勾词,传诵至今。三十二岁出家,后住持杭州云栖寺,提倡净业,严持戒行,说法四十余年,著述甚多,皈依弟子数千人,受教化者不计其数。大师于万历四十三年(公元1615)六月初进杭州城与朋友告别,七月初晚,告诉大众说:“我明天往生了!”第二天晚间,有小病,在方丈室闭目而坐,城内弟子们均赶来,大师开眼说:“大众:要老实念佛,不要捏怪,不要破坏我的规矩!”说后,面向西方念佛而逝,僧腊五十,世寿八十一。殒后,王春宇将遗著编辑成《云栖法汇》,共三十四卷行世。大师与憨山、紫柏、藕益(智旭)并称为明代四大高僧,被尊为净宗第八代祖师。

 

(有关资料来自网络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